蚂蚁佳作:岳晓龙作品《如是我闻

2022年10月9日 0 Comments

昨天晚些时候,甘肃的岳晓龙发来他准备印行的《如是我闻》摄影集电子文件,希望我能提些意见和看法。我没有意见,只想说几句观后感。在与他的私信裡我了解到,他是80后的摄影师,2001年曾就读于西安美院视觉艺术专业,选修的是摄影。2005年毕业后在甘肃-庆阳工作与生活,如今则是无业的自由摄影师。他这册摄影集的百馀幅图片,皆是120黑白胶片拍摄的,时间跨度在2017–2022五年间,地点基本都是庆阳地区。

这些图片有偏重于客观人文纪实的,也有偏重于主观自我心相的;有人物与动物的,也有事物和场景的。乍一看或许会感到杂乱无章,但看进去则会发现,摄影师的心路其实是一以贯之的,图片所呈现的也皆是他自己与时代相关联的内心感触。120黑白方画幅的摄取与表达,既是媒介形式也是观看语言,所有的物象都框定在一个正方形的切片上,显得很认真严肃。

摄影集名之曰“如是我闻”,我以为其实就是“我所看到的图像”,抑或是“我是这样观看的”。这虽是一个比较笼统的命名,且借用了佛经的开卷语,但冥冥之中却也暗含著强烈的主观审视。岳晓龙是要通过摄影来表达客观实相与主观心相的,而他的客观实相其实也是他主观心相的一部分,体现出自我的複杂心绪和时代背景下的精神漂泊。他拍地坑院上破土而出的一截儿烟囱、关在木格框裡的菩萨雕像、锁在铁笼子裡的猴子、一尊积雪重压下的石佛、庄稼地裡的人偶、高墙铁丝网与天空中的飞机、被宰杀倒地且流血的一隻鸡、雪地中孤独的白鹅、石壁前合十站立的无头佛像……这些图片我觉得拍的都是他自己,孤独-负重-挣扎-绞痛-无奈-绝望,当然也可反过来以独立不屈的思想立场来观看和理解。

摄影在80后这代摄影师的作品中,更加关照自身的心灵感受、注重表达自我的心路轨迹了。岳晓龙的摄影貌似传统,在观念与审美上却已然胜出许多八、九十年代驰骋摄影界的人文摄影老法师了,而这样具有主观心相表达能力的摄影师,也应给予褒扬和肯定。一直以来,我很看重摄影师的“表达能力”,且以为摄影师之间最终比的也是这个。好了,就说这几句吧。

2004年埃里克.索斯出版了他的大画幅画册《 眠于密西西比河畔》,直到2014年我才第一次翻阅,看到身着油漆工人服装手拿破旧飞机模型的查尔斯时,心头一阵酸痛。生活看似有N种可能,你却没有多少选择。在经历了岁月的嘲讽和戏虐之后,还有多少人能迎风高歌不败自我?这个世界上又有何其之多的查尔斯,而我们只是随风隐入尘烟的那一个!

幸运的是在大千世界万般嘈杂之中,我找到了属于自己内心与世间万物碰撞的镜像法则。

图片即是感触所得,也是灵魂拷问!在一个局限的认知范围内,我还是努力将看到的这个世界,转换成自己的镜头语言——哪怕它是苍白的,无用的!或许,还存有一丝希望和力量。

筛选一遍图片就等同梳理一次情绪,在压抑、苦闷、无奈之中,你能看到自己和这个时代的影子。在这个称得上最好或最坏的年代里,没有朋友也找不到敌人。一种无力的虚脱感萦绕在你左右。即使可以蒙蔽双眼、诡计遗忘、忽略、装模作样,但所有的一切,发生过,存在过。哪怕迈向空无,归于寂灭……

80后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。父母工作原因三岁至十五岁一直生活在母亲工作的医院里,见过太多的生老病死 。很小就开始思考关于生与死的问题!也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2001年进入西安美术学院学习视觉艺术传达,选修摄影,拿起相机一直拍到现在。同时也发现在众多艺术领域中摄影也是最适合自己的一种方式。也始终保持自由与独立的创作精神。作品在上海摄影艺术双年展,国际胶片影像艺术展、兰州国际影像双年展、天水摄影双年展、丝路敦煌摄影展等诸多影展中展出并获奖,出版有《25公里》作品集,在一个较短的距离空间里,浓缩了三六九等的人与社会资源,精神诉求以及自然空间变化所带来的一切思考。被众多艺术机构和个人收藏。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